科哥,咱们圈地自萌勿扰同人好么

回忆补时

@这真是一段又长又奇妙的旅途

滴落深渊笼罩全部:


他站在路灯下,把帽檐拉低。

五分钟的车程如同一万年的漫长,似乎将这场时光旅行领向终点也不会结束。他触碰到手机光滑的屏幕时吓了一跳,仿佛永远难以习惯一样。湿冷的汗液粘着他的手指,他突然想拨那个人的电话,但知道这有多冒险——他一步都不能走错,否则等于向全天下昭示一个秘密。

昏黄的灯光落在夜晚路上像金色的河。他固住的步履与僵硬的双腿无一不在叫嚣着,他就是那条被溺死的鱼。

溺毙于巨大空虚的陌生感中,金色的河。

Orlando清楚他不属于现在,却又不明白自己为何总妄图抓住一缕过去的长尾。他可能只是被铺天盖地的噩耗砸晕了——分手、结婚、离婚、绯闻,他所期待的未来甚至不是一步步幻灭,而是哗啦一下,跟个脆弱不堪的玻璃盒子一样,彻底破碎。

那个盒子里还装着他和Viggo的相片。

他能做的无非就是抚摸相纸里almost lover熟悉的脸,然后一挥手,火焰里灰飞烟灭。

比这更糟的,他不确定时间老人能否允许他朝思暮想的人停一停脚步,把脸伸过来,让他最后亲吻一次。

路灯光眨眨眼,随后倏地消失在黑暗中。Orlando瑟缩着,抱住自己的身体。一阵烦躁的炎热侵袭着他,但他冷得出奇。他的视线在习惯黑暗后逐渐清晰起来,正常的感知开始勾画光影的轮廓。剪影般细致,一圈廓形慢慢放大,像掷入石子的水面绽放涟漪,一个人影来到他面前。

Orlando张了张嘴,发现一句简单的“嗨,你好”锁住了喉咙。

十四年后的Viggo Mortensen。

他看上去老了好多…下巴的凹陷被浓密的络腮胡须遮住,嘴唇几乎埋没其中;曾经撞得他七荤八素的额边也生出更多白发。

他叫:“Orlando。”

在那双全世界唯一,他最最深爱的灰蓝色眼睛里,Orlando头一次找回自己存在的意义。看啊,他眼角的细纹温柔地聚起来,无论是他忧愁或是欢笑的时候。现在,Orlando想,我脸上的皱纹应该不比他少,可几天前我才二十三岁。

他疑惑地重复一遍他的名字:“Orli?”

Orlando眨眨眼,茫然地摸到脸上的水痕。混合冷淡空气的温度刺激到了他,他惶恐、狼狈地擦着自己的眼睛,揉得它们发麻。

但无济于事。

Orlando把脸埋进手掌里,发出一声悲切的呜咽。

一夜间失去茂盛的青春活力,从镜中看到自己不再年轻的面孔时他没哭。得知自己十年来感情的波折,包括他深信之人的离开,他没哭。禁锢在衰败身体里面对咄咄逼人的记者想要逃跑时他没哭。甚至,电话中听到那个人的惊讶与怀疑,他咬住了嘴唇,仍然没哭。

那么为什么,为什么偏偏在他选择孤注一掷,比任何时刻都渴求答案——最重要的是,在Viggo面前,他的泪水像决了堤似的划过面颊。

Viggo站在那儿,走近了一点,伸出的手好像要抱他,轻轻拍拍他的头。

走开。Orlando绝望地想。走开。再也别触碰我。可没人教过他该怎么拒绝心底渴望的声音,没人教过他怎么用一颗二十三的心过三十七岁的生活。没人。

一旦我贪恋上你的温暖,我又该如何面对终将走向尽头的历史?

Viggo搂住他的头。Orlando靠在避风港里,听见他说:“我在,Orli,我在。”




情感真挚的摸鱼。
本来是我打算展开写的《Loss time memory》的故事:23岁的Orlando一天起床发现住在37岁的自己的身体里,周围物是人非,和Viggo也早已分手。这里是他去见Viggo的一段,考据今年的时间表是5月14日。英国偷偷相见。
但是我实在没经历过什么,想象不出其中巨大的情感变化,就捏造着写了这个片段。只凭想象是难以理解奥利的心境的。我又很喜欢这个故事,所以wwwOOC见谅啦。
但凡我能进步一点,第一个目标就是它。

评论(2)
热度(15)
  1. 打酱油的那那酱滴落深渊笼罩全部 转载了此文字
    @这真是一段又长又奇妙的旅途
  2. Viggo Mortensen Fan滴落深渊笼罩全部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ALVO一生推
© 打酱油的那那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