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哥,咱们圈地自萌勿扰同人好么

勇士之歌 1

妙妙快来看脑洞侠!!

OUKO:

自己开的脑洞自己负责补完系列 之一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365988/




萨如曼作大死,放出的魔法和宇宙魔方引起能量碰撞,导致漫威世界和中土世界之间发生了时空错乱。1945年的队长跟红骷髅一起穿了,1944年的bucky掉下火车时穿了,已经成为冬兵的bucky在一场九头蛇的黑科技实验失败中也穿了。(但两个bucky穿在了一个身体里)




------------文笔白开水党-------------




     “Aragorn?”


     “谁他妈是Aragorn?”


        桥上那个人用词粗野,行动也很粗野,丢下那句话后,便不再搭理还愣在桥头那边的 Legolas,捡起两把掉落在地上的半兽人长刀,大开大合,却又招招直中对方要害的,从密密麻麻的半兽人群中一路砍杀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 Legolas抚了抚额,想自己也是太想念那个人了才会一晃神的认错人。前方这个穿着奇怪的人类,确实是有那么一些像年轻时候的Estel——不光是发型的问题,但又显然的从气质到战斗风格完全不同。毕竟,在把自己折腾成一个糙得不行的“流浪汉"之前,那个人好歹也是瑞文戴尔里养尊处优的,极具贵族风范的少爷……呃,想远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收起自己的发散思维,Legolas踩过躺了一地的半兽人的尸体,追上前方那个持续大杀特杀的家伙。他似乎不懂留手——当然对半兽人也不需要留手,但对用刀也有一定心得的Legolas一眼就看出来,他的那些招是比自己更狠的,专门训练出来的,连“动作优雅好看”都省略掉了的杀法。毫无多余的动作,也无任何有来由或没来由的迟疑——若不是这确实是一个人类,若不是他正在对着半兽人出手,他所展示的冷酷无情,他所掀起的腥风血雨,更像是从那黑暗的东方——“那一边”所过来的势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那边最近好像越来越不对劲了。


        Legolas心中思绪万千,但脚下不停,手中也没停,抽刀上前,帮那个人类挡下了一次偷袭。来不及说话,又见远方有弓箭手正在瞄准这边,然而还不等他搭好自己的弓箭,只听见一声“嘭”,然后他便看见一道银色的轨迹往前直直飞去,然后那个弓箭手啊了一声就倒地了。


       他转过头去看那个人类,只见他手中举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黑色铁器,然后他又用那铁器——或许是某种不知名的弩——嘭嘭嘭的干掉了四周好些个埋伏角度十分隐秘的半兽人,然后,很豪爽的把那东西往地上一扔,抡起刀继续砍杀。


       活了几千岁的 Legolas觉得,虽然跟其他精灵一样,对于时代变化,尤其是人类时代的变化,他着实有点不那么敏感,但这似乎确实有点……超出时代?


       对,就是这个词,旅行者们从东方源源不断传过来的消息,以及Galadriel夫人跟Ada隔空喊话时都一直提到这个词,还有一些自己听不明白的词。总的说来,就是这个世界在发生一些变化,东方的黑暗势力似乎混入了别的势力——而且是从来没有见过的,超出时代的势力。他们的力量强大得……比从黑暗中滋生出来的邪恶魔法还要可怕。


      听说艾森加德的大黑塔不知道被什么击垮了。


      听说刚铎的战线持续往后撤。


      听说Aragorn也得到了消息,放弃了游荡,正从西边往回赶。


      于是他自请到罗瑞安,再到瑞文戴尔去交涉研究这些事情。本来他还带了三个随从,然而在到达老渡口时,他们遇上了一群兴致高昂的半兽人,比过去的任何时候都还有底气的样子,不知道想要抢劫什么或者毁灭什么,一路往西边杀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他们被冲散了,然而大军还在源源不断的聚拢,并有小股势力在四处骚扰。他沿着安都因河往罗瑞安方向一路逃杀,至今天,远远已能看到罗瑞安如城墙一般高耸的森林,却突然又杀出来一群半兽人。


       突然这个人类也杀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他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状况,但他觉得这家伙似乎……不是个坏人。


      “嘿……”趁着周围被杀空出一片的间隙,Legolas想要跟这个人类好好谈谈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Legolas?”那个人却打断了他,以一句完全没预料到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Legolas愣了愣,还没组织好下一句语言,那个人又说:“那个女人说,你不用去见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Galadriel夫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是,别人这么叫她。”那人皱着眉,他似乎一直皱着眉,一副我很不高兴你们谁都别惹我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Legolas不由自主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说道:“好吧,你是谁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可以叫我Winter Soldier。”他说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 Steve在醒过来后的一个小时里,总算以四倍的接受能力接受了眼前的一切。并且,他清楚的想起在1938年的时候,他和bucky在书店给Barnes家最小的女孩Rebecca挑生日礼物,书店老板说有一本新出版的书,《霍比特人》,很受孩子们欢迎。


       他们买了那本书,然后在送出去之前,他跟bucky一起阅读了其中的一部分。是的,和bucky一起……


       他按下心里的难受,换了个方向,继续在这如梦似幻的景色中踱着步——在一觉睡醒之前,抛开在天空中的最后几十分钟,他已经过了好几年一眼望去到处是残垣断壁硝烟四起的日子,古老欧洲的“浪漫”早已被碾成泥。当然,就算没有战争,作为一个美国人,他也只在那些古老的油画里见过如此华美的宫殿群落和斑斓的森林。宛如童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,就是童话?
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头,看向建筑物上层,三三两两正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,或看书或弹奏着乐器的“精灵”。别说他们的耳朵,就说他们的服饰和作风,与自己原来的世界也完全脱节了。在那个世界,如今已没有独善其身的地方。天上到处是轰炸机,地上到处是炼钢厂机械厂武器厂,没有那么蓝的天空,那么悠闲的白云。


        而刚醒来的时候,他脑袋还在发晕,就觉得那个站在床头跟自己“How are you?”“Fine, Thank you”的男精灵很眼熟,想了半天,才想起来他竟然跟红骷髅撕脸前长得一模一样,只是气质完全不同——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立刻产生敌意和联想的原因。


       又过了半天,他才想起来,瑞文戴尔,Elrond……他勒个去——请原谅他激动的心情——他知道那个蓝色的方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,也知道红骷髅其实一直没搞明白那个东西的真正用处。但他怎么也想象不到,在无辜围观那个蓝色方块能量释放的一瞬间,他眼一黑,再一睁开,竟然就给卷到了《霍比特人》的世界里!噢,好吧,幸亏不是落到奥兹国的东方女巫头上,也没跑到更不搭界的《海的女儿》或者《灰姑娘》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,重点不在这。


        Steve皱起眉头,想着,既然自己来到了这里,那红骷髅呢?


        他必须要和Elrond谈谈,如果他确实和书里描述的一样睿智博学,那么他一定时刻关注着外界的种种变化。智者只是隐世,而不会避世。如果红骷髅也来到了这个世界,Elrond一定会听到什么风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可能确实如此。


        当他找到了Elrond,并尽量以简短而又能让他理解的描述,讲了自己是谁,从哪里来,知道些什么,担忧着什么。看起来一直很心事重重的Elrond,果然显得更加心事重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自从艾森加德被某种不知名的东西砸中,毁得不能再毁,Elrond便发现自己的预知能力也跟着失去。他看不清中洲的未来,更不知,在中洲以外,还有另外的世界。


      无法把握的情况,令他不安,更不安的是,如这位名为Steve的人类所担忧,他确实听到一些消息,说魔多那边情况有变,有一股突然出现的势力,十分强大,在这股势力的支持下,魔多军队都快把刚铎打残了。然而摄政王撑死不肯点燃烽火——虽然在以往的看见的未来中,尚不是时候,但如今情况已经有变,他还是发出消息,召回还在荒野中游荡的Aragorn,告诉他,去东方。


       “去东方。”Elrond告诉这位金发碧眼,如精灵一般俊美,但又如人类武士一般强壮的“异邦人”,“不过,我不建议你一个人行动,我的人将会带你去见一个人,他叫Aragorn,你们一起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Aragorn?”Steve努力的思索了一下,发现自己对这个人毫无印象,又思考了一下,开口问道:“冒昧,请问Gandalf带着矮人们以及一个霍比特人来过这里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那已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噢。”他还以为可以有机会见到索林·橡木盾,倒不是说他很喜欢这个角色,而是因为bucky,在自己得到振金盾牌后,有一次不知道他怎么的突然想起了《霍比特人》,然后说按照里面的起名规则,自己也可以叫做史蒂夫·大圆盾。并多次提及,偶尔还故意喊错成史蒂夫·橡木盾,终于有一次他得了空,回嘴说你也可以叫做比翁(beom)·巴恩斯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,之前我还是鹿,现在又变成熊了?”bucky捏上他的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也挺好?”他回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们打闹了一场,直到有人在旁边“嗯嗯咳咳”的提示他们——摄影机还在摄像呢。他们立即肃穆了十秒,结果还是忍不住在摄影机前笑个不停,浪费了很长一段胶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Steve拍了拍自己的脸,让自己赶紧回神,现在不是发散思维的时候。虽然这个世界是个童话世界,但既然自己已经身在此处,那么显然在某种程度上,它其实是真实的。这里的人会哭会笑会努力生存会哀伤逝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即使这里只是个童话,但当这里陷入了巨大的威胁之中,作为一个在漫画里和电影里和舞台上都狂揍了无数次希特勒的HERO,作为一个差不多的“童话人物”,他又如何能袖手旁观——或者说,更加不能袖手旁观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也许他再也回不去原来的世界,但至少,不能让Rebecca最喜欢的读物,变成一本没有希望和欢乐,只有杀戮和痛苦,还到处飘荡着一颗红大枣的书。Rebecca一定会吓哭的。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想着,他要回了自己盾。精灵们已把它擦拭得很干净,并为之送上祝福——他很庆幸,至少盾跟着自己一起过来了,不然他还真无法想象自己拿着一把剑往战场上冲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背起盾,翻身上马,跟着领路的精灵一起去见那个Aragorn。

评论
热度(38)
  1. 打酱油的那那酱OUKO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妙妙快来看脑洞侠!!
© 打酱油的那那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