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哥,咱们圈地自萌勿扰同人好么

【冬盾】梦境 Dreamland(Bucky/Steve,一发完)

双向开虐,特别是队长视角

磁极:

对Bucky而言,没有Steve的世界都是梦境;
而对Steve而言,拥有Bucky的世界才是梦境。
拥有和失去,失去记忆与保持清醒,到底哪一种经历对人更残忍呢?
我想试着去描绘出这样的对比,所以有了这篇文。


(我真的不是让大家来心塞的,你们为何总是误解我……)




>>>Bucky Side

James醒来的时候,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。

事实上,眼前的一切都和他记忆中一模一样:书桌上是自己熟悉的摆设,和弟弟妹妹们的合影摆在固定的位置上,他在照片里笑得很有大哥的风范,弟弟妹妹们亲昵地团聚在他身边;桌子往上是老旧的窗帘,上面还留着自己蹭上去洗不掉的黑乎乎的脏手印;窗子旁边就是卧室的门框,斑驳的刀痕刻着自己逐渐成长的身高痕迹;而自己正躺在吱呀作响的床铺上,枕头、被子、天花板……一切都是该死的熟悉,但James就是知道,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。

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。虽然一切都是那么自然,安安静静地停在记忆里应该有的位置,但James Barnes感觉得到,这里绝对不是他的家。他觉得冷,空气凝固成一团令人窒息的冰。James摇摇脑袋,分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就在脑子里等待着他去发现,但是只要一靠近就是一片令人晕眩的白光。他努力让自己打起精神,同时下意识地溜到嘴边一个名字,习惯性地想问问名字的主人是否还好,习惯性地想要提醒他一定要小心目前这诡谲的状况——

但是他开口,发出的声音却是一片空白。

是了,他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James Barnes从未像此刻一般警觉。周围的一切带着属于家的温暖,他却觉得像是一只大大的冰块掉进了自己的胃袋。皮肤上冒出了一层冷汗,他感到强烈的不安和焦虑,连站起身似乎都要花太多力气。房间里安静得令人窒息,他不由得用冰凉的双手扶住桌角。看着桌子上的合影里,自己笑得那么温暖,而他现在却想不起来当时自己在想些什么,是因为谁而体会着那种纯粹的快乐。

最终James决定走出去,他不想呆在这个令他紧张的地方,他坚信自己能寻找到丢失的东西,继而找回对一切熟悉的温暖。于是他离开房间,来到宽阔的街道,和形形色色的人相遇、擦肩、分别……但是没有,没有一个人、一件事,能够让他感到温暖,能够让他觉得熟悉而心安。


***

James走过书店,店主正在门口搬起一只重重的箱子,那是他新进的一批书,看箱子上的字,应该是一套很不错的画集。阳光那么温柔地照在书店的窗子上,反射出优雅的白光,这画面意外让James感到莫名的归属感。就仿佛自己已经站在这里,看着这间书店无数次,等着一个令自己生命发光的人带着羞涩而满足的笑意从里面走出来,一直一直。

于是,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认识书店老板的,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何时,因为什么契机让自己与他产生交集。毕竟这里是一间书店,而画集?那可能是James Barnes人生中最后才会去感兴趣的东西。


James继续往前走,看到这片街区有名的混小子Tommy在向他走来,对方不客气地对他竖起了中指,身边面相凶恶的伙伴们对他发出恶意的嘲笑,这令他感到违和——不,不对,不应该是这样的,他和Tommy应该是朋友。虽然想不起来原因,但是应该在很久之前Tommy就已经和他成为了朋友。

事实上,绝对不只是Tommy,整个布鲁克林几乎一半以上的混小子们都已经逐渐改邪归正。他们不再欺负弱小,不再偷窃老人的钱财,他们会不情愿地去杂货铺打工,在操场上发泄用不完的精力。偶尔,他们还会带着无奈而怜惜的表情看向某个方向,对自己说:“你很幸运,Barnes,你有个很好的兄弟。”

这画面是那么熟悉,仿佛已经刻印在自己的脑子里,仿佛就发生在昨天。而此时此刻在James脑海里的重现却令他心痛难当。他感到失落无助,因为一切都是那样真实,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不对了。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似乎变了模样,就像他现在七上八下的心,就像他一直在寻找的,某样失落的东西。

James又来到小巷,巷尾是一家老旧的电影院,他看到角落里一对男女正在忘情地亲吻。James想起自己也曾经和很多姑娘在那里甜蜜低语,而这几乎就要让他成功牵起一丝微笑。但是随之而来更浓重的情绪却又突然压得他喘不过气来——他记得在这里他曾经心痛,用一种爱怜和充满保护欲的心情注视着什么人。他曾经用手抚过那人柔软的金发,细瘦的肩膀,淤青的伤痕和滴血的唇……那些色彩那么真实,一下子涌进James的心,撞得他发晕,带走了世界上的所有氧气,也同时带来了世界上的所有光。

在那一瞬间,James Barnes终于想起——

是了,他桌子上的合影是那个人给他拍的。在某个金黄色的傍晚,那人和他的三个弟弟妹妹为他一起庆祝生日。他们在布鲁克林温暖的阳光下野餐,弟弟们粘着那个人,说他做三明治的手艺比他们的哥哥强太多,并邀请他多来自己家玩。那人只是温柔地笑笑,用带着暖意的眼光看向自己,提出要给他们四兄妹拍张合影……James至今还清晰地记得记得当时的风,草地上泛起的灰尘,远处小狗欢快的叫声,妹妹握住自己手的温度,还有相机后面,那个人洋溢着幸福的眼睛。

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一起床就发现了不对。卧室房间的窗帘,那上面应该不只有自己的黑手印,还有那人各种绘画颜料留下的痕迹。那人曾经很抱歉地提出要替他清洗,最后他却只记得那人把脸憋得通红也搓不动一团窗帘布的尴尬神情。同样的,还有门框上的那些刻痕,那也不应该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杰作。那人虽然瘦小,却一直最坚持测量身高。每次当那人抚着自己身高的刻痕做出羡慕的表情时,James都觉得那动作就像是在抚摸着自己的心:一下一下,轻柔却是镌刻。

更不要说书店,Tommy,还有他生活中的一切一切——Steve Rogers,那个人细致而全面地在他的生活轨迹里留下痕迹,开出幸福而温暖的花,照亮他生活里每一个角落,每一段记忆。以至于当Steve Rogers消失在他生活里,他变得不安,变得冰冷,变得不再能接受任何熟悉的东西……

因为没有你的地方,也几乎没有了我存在的意义。

***

“Bucky,怎么了?睡个午觉都会流那么多汗……”那个人的声音出现在耳边,梦境里那种令人窒息的冰冷和不安还没有退去,他回忆起失去Steve的痛苦和空白,苦涩地开口:“Steve,我梦见我的生活里没有你。”

他不敢睁开眼,不确定这是不是也是一段虚妄的梦境。直到眼皮上轻轻落下亲吻,那柔软度触感几乎令他叹息。他听见那个人的声音,温柔坚定:“……那只是个梦,Buck。”

“是的,我现在知道了。”他睁开眼,看到金发的那个人就跪坐在自己床上,星星一般的蓝眼睛担心地观察着自己。James有些急迫地伸出手,握住那个人的,那温暖瞬间就点燃了他:

“我现在知道了,Steve,没有你的世界,都是梦境。”


这是1935年里平凡而普通的一天,18岁的James Barnes在午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噩梦。在那个冰冷的梦里,他的世界里失去了Steve。而在几十年后,当每一次他从冰冷的睡梦中被唤醒,用那只金属手臂完成一次次任务时,对他来说,那都只是重复了一次又一次的噩梦而已。

对于James Barnes来说,在很久以前他就知道了,没有Steve在的世界,一切都只是梦境。





>>>Steve Side


Steve在一阵碗盘的清脆碰撞声中醒来,确切地说,他是被吵醒的。

“嘿,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!我还没有做好早饭呢!”厨房里面有个人探出头来,手里捧着一只大盆不停搅拌,鼻头上调皮地沾上了面粉。他看着Steve的目光带着认真的指责,好像他提早起床是一件严重的错误,却没意识到其实就是自己闹出的动静才吵醒了对方。他鼓起脸,装作严厉的样子,略带命令地对Steve说:“再去睡一会儿!这次我一定要自己做,你不许来帮忙!”

Steve张开了嘴,有什么话到了嘴边,但他还是没有说出口。只是顺从地重新盖上了被子,用一种复杂而颤抖的情绪对着厨房里的那个人轻声说:“好,就一会儿。”

那个人捧着面盆向自己走来,Steve闭紧双眼,感到到热气喷在自己脸上。一个温暖的亲吻落在了他的脸颊,那触感令他浑身颤抖。那人没有理会Steve的反应,有些霸道地说了一句“That's my boy!”就又走回了厨房,不一会儿就传来了愉悦的哼歌声,间或夹杂着碗盆掉在地上的声音和几句粗话。Steve躲在被子里,身体还在为刚才那个亲吻颤抖,他几乎就要为眼前的这一切而崩溃……但是现在还不行——他要再等一会儿,因为Bucky还叫他再等一会儿。

“好啦!”那个人兴高采烈而得意的声音从厨房传来,Steve因为他明朗的情绪而感到震动,他听到那个人的声音中气十足地说着:“快点挪动你的小屁股来这里吃早餐,你这个瘦得一只蝴蝶都能推倒的家伙!”

Steve静静坐起身,看着卧室白色的墙面发呆。他强迫自己做好几个深呼吸,压下心头涌起的各种情绪,用最平淡真挚的微笑走过去——“就一会儿”,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,强迫自己放下烦恼,在这一刻就仅仅去欣赏那个人纯粹的笑脸在晨间的阳光下闪闪发光,努力忽略心底那一种无法呼吸的痛。


***

这是一顿愉快的早餐,坐在自己对面的人一直在炫耀自己的手艺有多么棒,他在嘴里塞了太多东西,自豪的情绪甚至能透过那些面包溢出来。Steve几乎全程看着那个人,没怎么吃下那些烤得黑乎乎的东西,当然这引发了那个人更多的强烈抗议和不满。可就算是那个人在皱着鼻子指责Steve的时候,他的眼睛还是笑成弯弯的一角。这让Steve感到心碎,他觉得自己已经不能承受更多。

“好了Bucky,说好就一会儿的,我要走了。”Steve低着头轻声说,像是怕惊扰到空气中浮动的灰尘,而他甚至没有勇气抬起头来。

“走?走去哪里?”那人又抓起一片面包,狡猾地撕掉了自己烤糊的部分,漫不经心地问着:“你还没有等我煮好可可!”

“Buck,谢谢你,可是我真的要走了。”Steve猛地站起身,必须用双手撑住桌子才能让自己保持站立。他身体颤抖着,始终低着头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表情。空气里飘来一阵甜甜的可可味,那人高兴地扔下手里的面包离开餐桌:“哦,好了,终于可以喝了!”

“Buck……”Steve像是下了很大决心,他转过身看着在流理台前忙碌的身影:“我知道……你不是真的。”

就在Steve的话出口的一瞬间,一切都停止了。那些美好的声音、气味、阳光,和那个人兴高采烈的样子,全部融进了无声的沉默和黑暗当中。眼前的一切开始变成漩涡:旋转,变色,直到成为一片死寂的黑——Steve就在这片黑暗中睁开眼,扭过头看到床边的夜光闹钟显示现在是半夜三点钟。

躺在床上,他没有动,四肢像是灌了铅一般僵硬,而脸颊上似乎还留着那个人羽毛般轻柔的亲吻。Steve静静地等着脸上的泪痕干涸,不愿意做任何思考,等着脑袋里那个人鲜活的样子慢慢变淡,就像之前每一个从梦中惊醒的夜晚一样。

又一次,他又一次在梦里见到了Bucky,一切都是那么熟悉,那么真实,但他几乎每次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那是一个梦。70年过去了,Bucky已经离他而去,在那个冰天雪地的山涧,那一趟没有尽头的列车里。那个人已经离开自己生命,但Steve却永远被困在了那一天,永远停留在之前的记忆里。情感留在过去,理智却该死的清醒。每每意识到这个认知都会让他割裂般地疼痛,但是他必须接受——

对于Steve Rogers来说,在很久以前他就必须接受,只要是Bucky所在的世界,那一切就都只是梦境。


----------Fin----------

评论
热度(39)
  1. 打酱油的那那酱___________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双向开虐,特别是队长视角
  2. 墨洛___________ 转载了此文字
    TAT
© 打酱油的那那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